130526 YoonSic Incheon Airport 在台灣機場放閃

林允兒生日快樂♥        

林氏夫婦,繼續閃我們吧,等待你們的公開日到來喔!

 5點30分發文 =ˇ=

 

---------------------------------

 

這不知道是最近以來林允兒第幾次發呆了,只知道想的都是同個人,那個讓自己操心的女孩。

 

 

 

那晚的自己手上拿著買好的消夜,坐在離家有些遠的山上等待著好友的來臨。但最後沒等到好友,反而等到了一個心情不好,想從上往下跳的女孩。

 

『喂! 那邊那個女孩,別做傻事啊,生命可是很寶貴的』

急忙的跑向那女孩,該慶幸的是她有因自己的話語而傻住,否則現在這女孩可能已經到山谷底下了吧...。就在自己喘了口氣的時候,那女孩甩開了自己的手。

『別管我』

轉身又要跳下,馬上就又被自己給抓住了。

『辦不到,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一個人從我面前跳下去還要我不管,這種事、我林允兒辦不到!』

平常的自己照理說應該是個乖順的女孩,在公司也是文文靜靜的樣子,在這卻全變了樣

但、這也不能怪我,誰叫我的父母就是因為欠人太多債還不了壓力大到自殺的呢,導致現在的我要是發現有人不尊重生命,就會立刻暴怒。

 

『但是除了你以外,沒有人在乎我,沒有人想要我在這個世界上存在,每個人都想要趕走我』

那金髮女子邊哭邊說著,嘴裡說出的話讓我心痛。

『那我養妳』

自己在情急之下這麼說著,不只自己愣住了,對方也傻住了。

 

 最後自己真的帶著那連名字都還不知道的女孩回家了。

 

 -----

 

 

『吃過飯了嗎?』

那女孩搖了搖頭

『微波食品可以嗎?』

自己現在開始後悔自己當初沒能去學習做菜了,人家都這麼瘦了,還吃甚麼微波食品啊!

女孩沒說甚麼,只是點了點頭而已

在女孩吃飯時兩人甚麼話都沒說,女孩只是低著頭把微波食品吃完,而我則是拿起自己的筆記型電腦開始忙公司的事。

 

妳房間在這,如果有需要甚麼東西就來找我』

『謝謝你』

雖然說的很小聲,但自己確實聽到了。

『我是林允兒,可以問妳叫甚麼名字嗎?』

『鄭秀妍』

『鄭秀妍啊,接下來我們可得好好相處呢』我摸了摸鄭秀妍的頭轉身就走

 

 

To:允兒

 

抱歉啊,突然有事無法去赴約,真是對不起啊~

下次我請你吃飯以表我歉意吧。

 

By太妍

 

回到自己房間後的自己一開起手機就發現了金太妍的簡訊,心想『如果你早點說的話,或許我就不會領一個不認識的人回來了啊,但至少我救了個生命...』。

 

 

/

早上起床了的我,疑惑的看著四周的物品擺設,才想起,對啊、自己被人收養了啊。

 

換上那好像叫林允兒的人幫自己準備好的衣服後,帶著萬分緊張的心情打開了門,沒想到卻不見那人的蹤影,倒是前方出現了一個年紀約五十多歲的老婦人。

 

『您就是鄭秀妍小姐對吧,允兒吩咐我為您準備好的早餐已經在餐桌上了,因為不知道鄭小姐您喜歡些甚麼,所以準備了多一點的份量,要是有喜歡的的話,請您務必告知我』

一邊說一邊將自己帶往餐桌的方向走去。

『不用叫我小姐啦』

『和允兒一樣不喜歡被這樣叫啊,好的,我了解了,要是妳希望的話,下次我會把敬稱拿掉的

埋頭吃飯的自己在空檔之餘看了這間看起來有五百坪大的房子的一樓,昨天沒有發覺,認真看事實上整個屋子都被打掃得很乾淨,林允兒本身應該是個喜歡乾淨的人吧,也或許是眼前這位婦人認真打掃的結果呢?這個問題似乎挺無趣的,讓想到這問題的自己本身都不想再探討。

 

重頭到尾都被人監視的感覺我不是太喜歡,因此抬起頭看向那名婦人,希望她能就此別再這樣。

 

『抱歉、抱歉,因為小姐都沒有帶過任何人到家裡過,如果因為我一時的好奇心而打擾到妳真是抱歉,敝姓陳,和允兒一樣叫我陳阿姨就好了』

聽到這句話的自己也只是點點頭,表示聽到了而已。

 

 

/

『總裁,這是鄭小姐的資料』

『太妍,我說過了,我不要』

『沒有關係的,就拿著就好了』

金太妍與自己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從以前感情就很好,現在的金太妍是我的秘書。

自己跟金太妍說了他帶了一個女孩回家,金太妍就甚麼都沒說的就去查了鄭秀妍的個人資料。

 

金太妍離去後,我看著放在桌上用牛皮紙袋裝起的厚厚一疊的資料,並沒有甚麼要去看的意思,我想靠自己去了解、去認識鄭秀妍這個人,而不是靠這些現成的資料。

想打電話給鄭秀妍,卻想起自己除了人家的名字,其餘的根本甚麼都不知道啊,該怎麼打電話給她呢? 想了想,最後只好打回家中。

 

『喂,這裡是林家,請問是?』

『阿姨,我是允兒』

『啊,允兒啊怎麼了嗎?』

『那個鄭秀妍起來了嗎?』

一說完話,我就後悔了,都已經十二點了誰還沒起床啊!

『起來了喔,十點吃完早餐又回到房間了』

『恩,阿姨謝謝你,鄭秀妍就請妳多多照顧了』

 

 

 

打完電話後,突然有總想衝回家陪鄭秀妍的念頭,但看看這大疊的資料山都還等著他過目,只好打消這念頭,自己把想回家陪鄭秀妍的這種行為解讀為止是因為有個客人在家中,自己不好意思放她一個人而已。只是在不久之後,自己當時有那種行為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早已愛上她了。

 

就這樣一直接班到晚上十點,在這之中也不過吃了個便當而已,這對我來說根本就像是沒吃一樣,所以又請了金秘書為他準備了套餐,好讓自己在加班時,不要因過餓而昏倒。

本來是打算直接睡倒在公司的,但一想到家中還有人,就拿起車鑰匙往家裡開去。

 

回到家中的我發現鄭秀妍坐在客廳裡睡著了。

肯定是為了等自己吧...,真是辛苦了。

將她抱起到房間中,途中一直不斷地聽到她喊著『救命啊,誰要來救救我啊』的話語,這讓我感到不對勁,似乎沒有甚麼時間去和她談心了呢,還是只能依靠那些金太妍收集的資料了。

 

回到房間後,叫了金太妍傳電子檔來。

 

鄭秀妍資料:

 

性別:女。

年齡:26。

身高:(由於長時間穿高跟鞋,因此無法準確的判斷)

體狀:(從15歲以後就再也沒有量過)

感情狀況:無。

工作:在林氏集團底下的企業上班,卻因為時常遲到而被開除。

 

鄭秀妍父親資料:

 

姓名:鄭立。

性別:男。

年齡:46。

身高:182

體重:67

感情狀況:離婚。

工作:建築師。   (已退休)

補充說明:鄭秀妍還有個妹妹,卻因為爸媽早在鄭秀妍還是個小嬰兒時就離婚了,因此都沒有見過,妹妹由媽媽扶養,鄭秀妍則是由爸爸扶養長大。

 

鄭立平常為人和善,和鄰居也都相處的很好,但是近期染上毒癮,就變了一個人似的,還整天和只是個小上班族的鄭秀妍要錢,而只要鄭秀妍沒錢給他就會拿棍子打她,因此在腿上有許多傷痕,已經長達了一年。

 

 

才看到這裡,我就已經看不下去了,或許能夠了解鄭秀妍想要自殺的心情了...,但隨意傷害自已固然是不好,所以自己下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讓他之後的生活變得完全不一樣。

 

 

 /

晚上陳阿姨說允兒都不會回來吃晚餐的,因此煮好看到我吃飽洗完碗後就說要先回去了。

 

沒人的夜晚,自己早已習慣,並沒有感到害怕,但這不知道正確樓層、大小的屋子,還是感到十分陌生。

沒有付房租給他真的可以嗎?但是如果要付房租...自己肯定也付不出來吧。

 

打開電視轉了又轉,依舊沒看到甚麼吸引自己的頻道,索性就將電視給關掉

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時針指在九,分針指在六,九點三十分整,離林允兒回家應該還有一段時間吧!?

進入房間,看著衣櫃滿滿都是他為自己準備的衣服,不經熱淚盈眶,從小到大媽媽就不在自己身邊,爸爸也因為事業忙而沒有空理會自己

做任何的事情都只能夠靠自己,所以個性十分獨立。林允兒的這舉動,讓自己有種被重視的感覺。

 

洗完澡後,坐在客廳想要好好的謝謝林允兒,卻不小心睡著了,當自己隔天一醒來,就感覺到自己已在房間裡休息了,馬上就知道肯定又是林允兒,他對自己的好,自己這一輩子都無法報答吧!

 

 

---

『早安~』

早安!? 一出房門,自己就看到了一個現在這個時刻不該出現在飯廳的人正與自己打著招呼。

『早...』

自己也已經住在這個家一個月了,不管是假日還是平日,林允兒他總是會早早出門,晚晚才回家,因此自己並沒有特別擔心與他單獨相處時是否會有尷尬的問題。

『那個早餐吃一吃,等一下和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陳阿姨將早餐放在我面前後,林允兒看著我說著,而我則是點了點頭。

 

 

『要攜安全帶啊』

林允兒似乎有些無奈,但還是過來幫我攜上。

『謝謝』

 

到達的地方,我十分熟悉,且熟到不能再熟了...,這地方充滿著我的童年最美好的回憶,但也同時是最令我感到恐懼的地方。

 

『過來吧,放心,妳不會受到傷害的』

像是看出我的害怕,他牽起我的手,眼神充滿著真摯,說出的話使我十分安心。

 

『秀妍,是爸對不起妳,我不該染上毒癮的,導致妳的生活變得一團遭,被公司開除沒工作還被我打,真的是讓我後悔莫及,但能夠在這短短一個月就回復到原本的自己,這全都該歸功於這位林小姐,要不是她,我還真不知道自己還會遭到甚麼地步

父親一步一步的走近靠近我,像是崩潰似的不斷的流著淚,怎麼樣都停不了...

而我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也是不斷的哭著,並朝著父親狂奔而去,並一直說著沒關係,我們哭了多久我不知道,只知道林允兒在我們父女倆真心談話時,似乎默默的離開了。

 

 

『謝謝你,父親都跟我說了,真的是很謝謝你』

『不會啦,只是私自去查妳的資料,沒經過妳同意,這還希望妳能原諒我』

『我原諒你』

 

當晚回家後,洗了個澡,我睡了這一年內來最熟的一次。

 

 

/

看完了資料,我立馬叫金太妍安排鄭秀妍的父親給我見面。

我們相約在林氏集團底下企業的牛排餐館,我刻意的提早了二十分鐘到,就是希望能夠沉澱下自己的情緒,不要讓自己太過於情緒化,自己也已經很久沒有為了任何人、事、物而生氣這麼久了,畢竟要當一個大公司的總裁必須讓自己保持在一個最好的情況下做出最準確的判斷才行,這樣熟悉又陌生的自己是我感到新奇,或許我這平淡無奇的日子可以改變了。

 

『你好』

我起身微微一鞠躬看著滿臉鬍渣的男人,那男人很高且整體有些偏瘦,應該是因為染上毒癮的關係吧。

『恩』

那男人只是點了點頭滿臉的不屑,我並沒有因而感到不高興,只是覺得相當有趣。

『鄭先生需要錢吧』

『你怎麼會知道?』

睜大著眼問著。

『當然是查的啊,否則你覺得我怎麼得到你手機號碼的,要是你需要的是錢,我多的是,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只有你成功完成了,我就保你這輩子不愁吃穿』

『甚麼條件?』

『接受輔導』

 

我安排了最好的心理醫師為他錯誤、扭曲的價值觀給改正,那幾天晚上,我只要一下班,就會去診所了解他的復原狀況,由於得盡量不加班,因此連早上也只能急忙的出門,連假日也是這樣,沒有太多的時間與鄭秀妍相處。

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 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鄭立他終於了解自己錯在哪裡了,所以就趕緊安排鄭秀妍與他見面,卻怕她會懼怕,因此沒有直接說出詳細的目的地。

到達她家後,所幸,鄭秀妍並沒有強烈的反彈,最後的結局也是完美落幕了。

 

------

『這是家裡大門鑰匙,旁邊比較小的是倉庫的、這串是車鑰匙,還有...』

『你給我這個要做甚麼?』

才剛想繼續說就被鄭秀妍給打斷了。

『我啊,因為很喜歡妳,太喜歡妳了,希望妳做我家的女主人,所以才把鑰匙給妳的喔』

眨了眨眼,以表可信度。

『啥...?』

『我說,我林允兒愛上妳鄭秀妍了,妳願意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嗎?』

『我願意』

隨後自己就親了鄭秀妍。

 

就在事情告一段落的隔天,我立刻做了行動,就算我們認識不久又怎樣,就算我們不熟悉彼此又怎樣,只要知道我倆愛的是對方就好了。

 

/

就在隔天我一起床,就看見了林允兒坐在書桌前,一看到我醒了就說了聲抱歉,打擾了後,就開始跟我說一堆鑰匙的使用地點。

『你給我這個要做甚麼?』

 

自己這麼說了。

『我啊,因為很喜歡妳,太喜歡妳了,希望妳做我家的女主人,所以才把鑰匙給妳的喔』

 

這是在...告白嗎?這不是自己第一次被告白,可從來沒有人這麼明確的對我說出過,他說完後,又眨了眨眼,可惡!為甚麼這麼可愛!

 

『啥...?』

 

『我說,我林允兒愛上妳鄭秀妍了,妳願意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嗎?』

 

這真的是在告白耶! 地點在房間,自己還坐在床上,頭髮微亂,一點情調也沒有...

『我願意』

但為甚麼自己卻答應了呢? 還是完全沒有經過思考就自己脫口而出的想法。

 

 

 

最後我被林允兒擁吻了。

 

我想我會這麼輕易答應林允兒的原因應該是因為他能讓我信任吧,信任一個人、相信一個人比甚麼都還重要。

 

 

『秀妍』

『恩?』

『妳還沒刷牙,對吧』

『呀!!! 你討打嗎!?』

 

交往才不到一分鐘,林允兒就被我打了。

 

/

只是想開個玩笑就對鄭秀妍說了『妳還沒刷牙,對吧』的話語,結果鄭秀妍竟然立刻打了我英俊的臉龐!

 

啊啊啊!!! 我是不是愛錯人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姿姿 的頭像
姿姿

你相信我還在等你嗎?

姿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